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将为中国经济带来巨大的“制度红利”

发布日期:2014-10-30

 经济发展史告诉我们,决定国富国穷的主要因素,并非自然资源的多少,甚至也非资本、技术(它们本身是发展的表现而非原因),而在于制度规则。现代市场经济,本质上是对人类分工不断深化起支持作用的交易秩序的不断扩展。一个运行有效的现代市场经济需要同样一个现代法治国家、现代法治政府和现代法治社会作为制度支撑。缺乏良好的制度规则,或者良好的制度规则得不到实施,市场就不可能发挥决定性作用。
  中国经济发展到阶段,一方面,人口、资源和环境等禀赋形成的约束越来越严重,由现有要素供给格局所决定的潜在增长率已经难以支撑持续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另一方面,人们无论是投资兴业还是日常社会交往,对于改善法治环境的诉求日益强烈。中国社会已经不缺资金,不缺乏人力,甚至不缺技术研发条件,亟待解决的是制度规则的优化、完善问题,是使已有的制度设施能够有效运转的问题。
  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2014年营商环境报告》,对189个经济体进行了横向和纵向比较,集中展现了全球范围内的监管法规情况,其中包括:开办企业、许可施工、接入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投资、交纳税费、跨境营业、执行合同、解决破产和雇用工人等影响企业生命周期的11个环节。数据表明,企业营商环境与一个经济体的发达程度和增长速度高度相关。以2013年中期数据分析,在189个经济体中,中国总排名为第96,其中开设企业方面排在158名,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政府管制和壁垒;企业申请建筑许可排名更糟:位居第185;投资保护第98位(美国第6,日本第16,印度第34)。在合同履行方面,在广州平均需要120天、经历36个程序、花费占标物价值的9.7%,而在兰州则平均需要440天、经历31个程度、花费占标的物价值的29.2%。再如办理破产,中国排名第78位,需要周期1.7年,支付成本达人均收入的22%,最终回收率仅为36%,而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支付成本仅为人均收入的9%,最终回收率却达70.6%。可见,中国经济要取得持续速度发展,制度改进的潜力巨大。正如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在我国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具备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建设成为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总之把我们的所有制度法规都“搞对”,则可以真正“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因此我们说,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部署,可为今后中国现代化进程提供巨大的制度上的“红利”。(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 时红秀)